一分快乐十分

百家 作者: 2020-05-25 23:42:45 阅读:235

作者简介


黎晨教授

剑桥大学博士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助理教授

刘佐德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礼任助理教授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资深会员


作为亚太地区商业金融体系的关键枢纽之一,香港是中美两国在经贸、金融和技术等多个领域展开合作、竞争与角力的前线。去年发生的修例风波严重破坏了香港的社会秩序和经济稳定,也暴露了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严峻形势和诸多漏洞。在全国人大就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立法之际,一些分析人士担心美国是否会中止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也担忧在中美关系持续紧张、美国不断施压干预的背景之下香港能否继续保持其全球竞争力。


笔者认为,无论中美关系如何紧张,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香港作为亚洲国际金融中心和商业枢纽的地位都是不可替代的。单方面中止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不符合美国的经济利益,也不利于当前环境下亚太地区贸易投资网络的稳定,更无法动摇香港的发展根基,实属美国对外经济决策中的“下下策”。当然,美国如何抉择最终取决于其国内的政治互动,考虑到特朗普政府混乱多变的决策风格,并不能排除美国採取极端政策的风险。


图片来自inty_news


首先,香港在全球市场和商业网络中的特殊地位与竞争力是历史形成的,有深厚的法制基础、经济基础和多边的框架保障,并非美国单方面的贸易政策变动所能轻易撼动。作为中国境内唯一的普通法司法管辖区,香港在法律体系、监管效率、税收政策、巿场开放程度及政府规模等方面已建成世界一流的制度基础设施和营商环境,是跨国公司深耕中国内地巨大而且持续增长的市场的最佳桥梁。在连结中国市场与全球商业网络方面,亚洲其他任何城市都不具备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因而也无法替代香港作为亚洲国际金融中心和商业枢纽的独特地位。当前香港的单独关税区地位是在世界贸易组织的框架下确定的,受基本法有关规定的保障,具备广泛的多边、双边协议基础。美国单方面中止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并不会在实质上改变香港的优势。长远来看,只要中国市场持续开放和增长,美国单边的贸易政策变动是难以迫使多数跨国公司离开香港的。


其次,单方面中止香港在经贸方面的“特殊地位”并不符合美国的经济利益。美国于1992年制定和通过了《美国-香港政策法》,根据该法,美国政府承认中英联合声明,在经济贸易政策方面将香港视为与中国内地不同的地区,在进口、原产地证明、敏感技术等领域予以特殊对待。


过去三十年来,香港经济的产业结构与对外联系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美国公司也在香港和中国内地市场建立了日益广泛的互惠业务和商业网络。根据美国国务院和商务部的数据,在2018年,至少有1300家美国公司在香港运营,其中约有300多家以香港作为它们亚洲区域业务的基地。几乎所有的美国大型金融机构都在香港经营业务。美国在香港的对外直接投资存量已超过820亿美元。


此外,香港是美国在全球最大的商品贸易顺差地区(顺差逾310亿美元),亦是美国法律与会计服务业以及农产品的重要市场。中止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并不符合美国公司的商业利益,只会增加它们在亚洲运营的交易成本,损害它们的市场准入,并进一步削弱美国对外经济政策在亚太地区的稳定性,而对香港贸易产生的直接冲击却相当有限。


2019年,香港对美国的出口额只占其整体出口额的7.6%,而香港对中国内地的出口额已占其整体出口额的55.4%。与2018年相比,在修例风波的冲击下,去年香港对美国的出口额下降了14.8%,而对中国内地的出口额只下降了3.3%。


另外,美国单方面中止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也不利于亚太地区的经济和金融稳定。近年来,中美贸易摩擦已经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当前,全球正面临新冠疫情、经济衰退、金融动荡和地缘政治摩擦相交错的四重危机。各国都应当求同存异,尊重对方的主权与核心利益,加强国际协作,以推动全球经济与民生尽快恢复正常。在此环境下,美国单方面中止承认香港的“特殊地位”不仅将使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而且将加剧亚太地区经济和金融环境的不确定性。


当前,国际资本市场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新兴市场普遍遭遇金融困境,有可能出现大规模违约和持续震荡。在最坏的情景下,如果此时中美两国之间出现更激烈的贸易战乃至金融战,全球经济必将再遭重创,令艰难的就业形势与民生雪上加霜。美国经济下行目前已经对特朗普竞选连任构成了巨大压力。此时在香港和亚太地区挑起外部性巨大而且风险传播难以预测的金融战实非明智之举。然而,考虑到特朗普政府日益极端化的决策风格,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有必要做好应对各种短期风险的准备,充分沟通,稳定市场信心。


无论是实体经济的供应链,还是金融市场的网络效应,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化与技术进步已经使得各国的经济、就业与民生高度互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且不论中美脱钩是否可能,双方经贸联系的调整必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此变局之中,考虑到中美增速趋势的差异,香港在全球商业网络中的重要性将日益依赖于中国市场自身的规模、纵深和国际吸引力,以及香港继续强化与东南亚、欧洲和其他地区金融和贸易的联通关系。


当美国的对外经济政策在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影响下日益走向单边化、政治化和封锁化的时候,中国应当更加强调议题的多边化、专业化和进一步扩大开放,依靠庞大和持续增长的市场与深化改革开放的动能不断强化自身的“吸力”,从而反制特朗普政府推动脱钩的“拉力”。对香港而言,恢复秩序稳定,化解社会矛盾,重塑发展共识,并进一步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才是保持繁荣的根基所在。


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HKIIF评论》,版权为作者所有。本文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所服务机构观点。

百万读者都在读








由FMBA历届校友推荐的文章集锦,版权属于原作者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百度热搜榜
排名 热点 搜索指数